谢东凰没打算要做什么。

她现在一门心思给周锦砚治病,没有多余的想法。

回到云水间之后,她把所有药材拿到暖阁里放好,从中挑出几样来,命人在小厨房搭了炉子,亲自煎药。

她煎药时,周兰庭就坐在旁边的小杌子安静地看着,像是在欣赏什么绝美的风景。

周锦砚今日精神很不错,以至于他一直在猜测东凰昨天给他服下的是什么,竟能让他精神好转这么多。

听说东凰在小厨房煎药,他一个人在屋子里待不住,忍不住走到小厨房这里。

一个美丽少女坐着煎药,旁边一个青年俊美男子静静地守着,像是一幅美丽而珍贵的画卷,让人心生欢喜和艳羡,同时又嫉妒得想把眼前这一切都打破,让那个碍眼的男子离开。

周锦砚静静站了片刻,觉得自己其实一点都不善良。

他以前从未有过见到一个人就恨不得对方消失的念头,此时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想要这个阿兰消失,彻底从谢东凰的身边消失,从此再也别出现。

不过眼下还不是时候。

周锦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举步走过去,面上泛起温润笑意:“东凰。”

谢东凰和周兰庭同时转过头来,两人动作一致,连表情都如出一辙的……嗯,面无表情。

周锦砚心里小小地酸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笑道:“怎么不让侍女煎药?”

谢东凰道:“闲着也是闲着。”

“你可以看看书。”周锦砚以为她当真是无聊,所以才想着亲自煎药打发时间,遂开口建议,“或者我们聊聊天也是可以的。”

“谁要跟你聊天?”周兰庭声音冷漠,“神医每天都很忙,不像你无所事事。”

周锦砚一噎:“阿兰——”

“阿兰是你叫的?”周兰庭皱眉,表情不善,“你可以叫我兰公子。”

周锦砚没说话。

若不是多年良好的风度教养约束,他此时最想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是:“谁家男儿起一个娘们唧唧的名字?”

阿兰?

一听就是个丫鬟的名字。

以为自己想叫啊?

还兰公子?

周锦砚没再理他,而是专注地看着谢东凰:“这个药要煎多少时间?”

“怎么?”

“我担心你太辛苦。”

谢东凰面色古怪:“你先担心自己的身体能不好治好再说吧。”

周锦温声笑道:“有神医在,肯定能治好的。”

周兰庭声音冷漠:“神医的医术自然是极好的,就怕有些人懦弱无能,治好之后依旧难逃别人暗算,白费神医一番精力。”

周锦砚没有反驳,只是在沉默片刻之后,突发奇想:“如果神医能一直留在京城就好了。”

周兰庭转头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人要靠自己,不能一直依赖别人。”谢东凰像是没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淡淡开口,“你是皇后嫡子,不是自己一个人,上面有自己的母亲要保护,外面还有舒家是你的后盾。若你想得不够长远,以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凤掌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明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凰并收藏凤掌江山最新章节第567章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