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森的脸色也随着宋薇的这通电话,而变得焦急而担忧。

他安慰宋薇的同时,已经快速起了身,不顾身后的商陆和乔荞问话,走远了两步。

“薇薇,你别着急,你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来。”

身后的商陆和乔荞听到医院二字,也忙起了身追上去,异口同声问:

“出什么事了,秦森?”

秦森这才停下步子,回头看了二人一眼,“盼盼受伤了,我得赶紧去看看。”

“伤得严不严重?”乔荞是看着盼盼那孩子长大的,听说这孩子受伤了,也跟着揪着心。

她赶紧随着秦森的步伐,一起离开了高尔夫球场。

秦森边走边焦急如焚地说,“我也不知道情况,薇薇在电话里哭得很伤心。”

“走。”商陆在旁边拍着他的肩,安慰道,“盼盼那孩子从小跟着你学散打学泰拳,反应灵活,应该不会受太重的伤,我开车,我们一起去看看。”

医院里。

宋薇看着盼盼身上的外伤,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下来。

“陈亚军那个畜生不如得怎么下得去手。”

“就因为你不给他钱,他就把你打成这样?”

“盼盼,他威胁你的事情有多久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和爸爸?”

细细想来,宋薇连陈亚军是什么时候出监狱的,她都不太知情。

这个渣男与她纠缠了大半生,让她的前半生生活在困苦与一地鸡毛之中,几乎要毁掉她的整个人生。

如果不是乔荞鼓励支持她离开这个渣男,自己出去拼事业,她到现在可能会过得很惨。

又如果不是遇到了秦森,遇到陈亚军出狱后欺负盼盼的事情,她可能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尽管医生给盼盼处理完了伤口,宋薇还是很心疼,“盼盼,就算那个畜生是你生物学上的父亲,他打你,你也该还手啊。”

狼狈的盼盼有些累了,但在母亲面前,还是保持着一脸笑容,“妈妈,我怎么可能那么傻,被打了不还手呢。”

父亲秦森也经常教她,不去主动招惹别人。

但如果有人欺负自己,一定要反击。

况且她跟着父亲秦森学了一身散打和泰拳功夫,怎么可能保护不好自己。

都是陈亚军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算计她。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陈亚军这个畜生纠缠你多久了?”宋薇想知道真实情况。

她心里有股冲动,想要拿起一把斧头将陈亚军劈成两半。

可垂着头咬着唇的盼盼什么也不说,急死她了。

“你告诉妈妈呀,妈妈去替你出这口恶气。”

“妈妈不是以前的妈妈,妈妈身后有人撑腰了,你也有人撑腰。”

“盼盼,你不用像小时候一样忍气吞声。”

都说三岁的性格便定了终身。

盼盼七八岁之前,一直跟着她在前夫陈亚军家里生活,受那个乌烟瘴气家庭氛围的影响,形成了盼盼事事忍,事事不吭声,事事懂事的性格。

不管遇到什么事,盼盼都会怕她担心怕她辛苦,全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桃桃宝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桃宝宝并收藏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最新章节第955章 不是良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