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传宗尴尬地道:“媳妇儿,这事我真不是故意的,那丫头说我是好人!这我能忍?”

他一早就告诉自己,这辈子绝对不做好人。当然,只要不侵犯他的利益,那么他也不会去做坏人。

“所以你就将人抗屋里面了?”花姐姐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就别装了,就算是装也先把嘴角的一撇笑容收起来。”

易传宗撇了撇嘴,他一直拿那姓周的没办法,如今抢了这姓周的媳妇儿,他那是相当开心。

“真是的,这么些年过去,孩子都长大了,你还跟我解释。我要是在乎这个,你当初就没法把我从村子里面带出来,其实,这样对小洁也好。”花姐姐狠狠地瞪了一眼,“对你更好!这次你满意了!”

易传宗讪讪一笑,“我就是感觉你俩在一块的时候氛围不太对!”

花姐姐眼睛一瞪,什么氛围不对,就是这男人鬼点子太多,这么大年纪了,老不正经!

同时她心里有点小幽怨,这男人怎么就不见老?

这么操劳,不应该是比她们这些女人老得快吗?

见花姐姐面色不对,易传宗小声建议道:“要不然,咱们去剧组那边看看?”

花姐姐凤眸一眯,声音莫名地问道:“哪个片场?”

易传宗这时候也察觉到不对,连忙噤声,低着头默默喝着茶水,如果这时候能够看到他的眼睛,就能看到他的童孔张的很大。

花姐姐又瞪了他一眼,这才收回视线,也是悠哉地喝起茶水。

但不是每个女人都像是花姐姐这么好脾气。

就在这时候,娄晓娥气势汹汹地走进来,这当了几十年的女老板,现在年龄都过了六十的岁数,还管着生意,这气势是没的说。

易传宗本来不经意的一撇就转过头来,但是就他的观察力,一撇之下就已经看清楚了,根本不用动脑子,本能反应的直接闪到一边。

铛!

茶杯飞出老远,掉在地上,茶水溅了一滴。

易传宗的嘴角狠狠一抽,就在刚才,他看到这女人手里面拿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院子里面的烧火棍!

眼睁睁地看着娄晓娥朝着他刚才的位置就是狠狠一棍子,和打棒球一样地将他的茶杯打出六米远。

这要是不闪开,刚才这一棍子非得抡他肩膀上面!

这女人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脾气还是那么火爆?

“你干嘛!”易传宗怒气冲冲地喊了一声,他可能会犯错,但是气势绝对不能怂!

“我干嘛?”娄晓娥瞪着一双母老虎的眼睛,哪里还有平日里端庄大气和善慈祥的模样?

“我还想问问你干嘛呢!”

“我干了什么?”易传宗气壮地反问,他站在花姐姐身后,拿这人当挡箭牌。

“你干了什么!”娄晓娥眼睛一眯,眼缝中露出危险的光芒,“我今天就告诉你,你干了什么!”说完拎着棍子就朝易传宗这边跑。

易传宗眼角一抽,往日他只要躲在人后面,这虎娘们就消停了,今天竟然还追他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白菜有些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菜有些甜并收藏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最新章节第二百五十七章 冰葬(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