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这个狗官!”

“打死他!!!”

“把他撕了喂狗……”

群情激奋的谩骂声,将床榻上的徐尊蓦然惊起!

一股崭新的记忆涌入脑海,消化9秒,恍然惊悟:

我k,居然穿了!

徐尊本是一名卧底黑恶势力多年的警探,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因意外爆炸而殉职。

他只记得一片火光后失去意识,一睁眼竟来到这样一个崭新的世界!

“大玄国,唐州上元郡新叶县……”

大玄国……新叶县?

这么说,这是一个未知的封建王朝?

记忆翻涌灌输,让徐尊瞬间了解自己的新身份。

“徐尊,字吉英,年方二十有三,新叶县新任县尉,正九品……”

县尉?

像是某种回应,一想到这个名词,脑中便立刻弹出相应解释。

大玄国的县尉,主要负责辖区内的治安与刑事案件,类似县公安局长。

不会吧?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宿命?

自己当了一辈子卧底,居然以这种方式回归警队?

正九品?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品芝麻官了?

不过……官职虽然不高,貌似还算凑合吧?毕竟县尉相当于县里的三把手,而且,才23这么旺盛……

好!!!

徐尊大喜,自己为了卧底任务小心翼翼地活了大半辈子,既然上天又给了一次机会,那这次一定要回归本性,酣畅淋漓地拽活一次!

俗话说得好:

人,就活一次,理应活得飞扬跋扈!

更何况,活了两次!?

“打死这个狗官!!!”

“打死他!”

然而,刺耳的声音很快打破徐尊的人生畅想。

窗外的谩骂声愈演愈烈,透过半透明的窗户纸,可以看到外面人头攒动,群情激奋。

砰!

房门被一个身穿崭新绸缎,个头不高却满脸怒容的男子踢开,那男子手里拎着一把锄头,明晃晃地举在徐尊脸前,作势欲砸。

“狗官!你强霸我家娘子,实在欺人太甚,今天我要为民除害……我……”

谁知,男子话没说完,却蓦地看到什么东西,登时满脸惊愕地看着徐尊身旁某处,聂呆呆傻在当场。

徐尊为了躲避锄头抬手捂脸,却发现自己手里竟握着一把菜刀!!!

菜刀尚在淌血,入目猩红。

这……

徐尊低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但见此刻的他,正坐在一张柔丝曼妙的床榻之上,而身旁却躺着一个衣衫不整,身材苗条的女子!

那女子仰面朝天,脖颈处一片殷红,旁边溅落大滩血液。

再看女子身体僵直,脸色惨白,瞳孔扩散,显然早已死亡!

哇!

徐尊手一松,菜刀无声落在床上。

“啊!!!”绸缎男子一声惨叫,顿时丢掉锄头,扑到尸体上大喊道,“春娘,春娘……”

咚咚咚……

此时,从门外又冲进来好几个伙计打扮的年轻人,当他们看到床榻上惨烈的尸体后,亦是发出惊恐的呼声!

“死……死人啦!!!”

听到呼声,外面好奇的群众全都涌到门口。只可惜房门窄小挤不进来,只能扒着脑袋从门口观看。

一看之下,惊呼声更是一声高过一声。

这……

徐尊懵然地看看尸体,又看看同样衣衫不整,沾有血迹的自己,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我,杀人了这是!!?

天呐!

还有比这更悲催的吗?

一出场就是杀人犯!?

而且……还被这么多人堵到屋里!

他急忙提取记忆,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被自己杀死的?

然而,刚一探查,后脑勺便传来一阵刺痛。

他急忙抚摸后脑,这才发现自己的枕骨有些变形,而且还沾有血迹。

这……

徐尊混迹黑恶集团多年,经常和流氓混混打交道,打架斗殴也是家常便饭。

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被人敲了闷棍!

被人打晕了么?

如果真是被人打晕的,那么……

“狗官!你强霸我的娘子也就罢了,居然还把她给杀了!我……我今天跟你拼了!我要杀了你,为我娘子报仇!!!”

那个绸缎男突然捡起锄头,疯一般扑向徐尊,想要一锄头将徐尊锄死。

然而,后面跟进来的几个小伙子却死死拉住绸缎男,劝道:“掌柜的,使不得,使不得啊!”

“是啊,”其中一个说,“这狗官虽然是杀人犯,却是朝廷命官,杀不得啊!”

什么?

掌柜的?

结合刚刚拾取到的记忆,徐尊很快获得最新情报。

原来,这个男人是当地绸缎庄的掌柜尤大郎,而死在血泊中的女子,则是他的妻子春娘。

这……

这么龌龊吗我?

不但霸占了人家绸缎庄的老板娘,而且还把人给杀了?

关键是……

他简单观察了一下环境,很快得到一个更为震惊的事实,他此刻所在的地方,居然就是尤老板的家里!

这也太过分了吧?

私通也好,霸占也罢,居然在人家家里干这种事?还把人给杀了?还有王法吗?

强忍着后脑勺传来的剧痛,徐尊再次提取相关记忆。

然而,不知是不是头部遭受重击,唯独这段关键的记忆无法提取,让他完全想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杀人?

不过,他还是提取到一些凌乱的画面,其中有不少关于春娘的镜头。

镜头中,春娘妩媚妖娆,对着自己搔首弄姿,而且还有一些不雅的小片段和互动……

☌本书作者旷海忘湖提醒您《大玄第一拽探》最新章节在全本▵小说全网首发无弹窗免费阅读173kf⊕com☌(请来全本▵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坏了!

看到这些画面,徐尊心底发凉,由此看来,自己真的和这个春娘有染!

难道……我真的杀了人?

可是,私通可以认,可为什么非要杀人呢?

开局变成杀人犯,这可怎么破?

对了!

系统?

徐尊急忙探查脑海,却并没有叮的一声传来非人类声音,也没有轰的一声崩出图书馆,手上更是没有带着老爷爷的戒指……

那……武力呢!?

探查相关信息,结果依然残酷。

这里并非玄幻仙侠世界,虽然也有不少武林高手,也有不少神奇武功,却基本没有摆脱牛顿大爷的铁律。

虽然自己还算能打,但仅凭着一身蛮力,恐怕很难跟群众硬扛。

“春娘,你死得好惨啊!忍屈受辱也就罢了,居然还被狗官害死……”尤掌柜大哭着转向众人,央求道,“各位坊邻们,你们可一定要替我做主,我娘子死得好惨呐!呜呜……”

“太可恶了,太可恶了!”看热闹的群众们更加义愤填膺,有人怒曰,“凌霸良家妇女,草菅人命,这样的狗官,就应该活刮了他!”

“对,”有人附和,“坊邻们,我们应该联合起来给尤掌柜作证,让这个狗官抵命!”

“那还等什么?”有人挥着拳头响应,“我们现在就冲上去打死这个狗官,让他血债血偿!”

“可是,”绸缎庄的伙计却在担心,“根据大玄铁律,他毕竟是朝廷命官,杀不得啊!”

“怕什么!”有位老者正气凛然道,“法不责众!虽然杀不得,但我们可以打死他啊!”

“对,打死这个狗官!!!”

“打死他!”

“撕吧撕吧了喂狗!”

群众们再次振臂高呼,争先恐后地一拥而上,要将徐尊活活打死。

靠!

杀不得却能打死,什么逻辑?

面对群情激奋的人们,徐尊一阵绝望,没想到开局就是暴死模式,难道一开场就要谢幕?

哎?

不对!

关键时刻,徐尊突然留意到什么重要情况,这个杀人现场……

虽然脑中一片混乱,可他却本能地发现这个杀人现场有点儿别扭!

不,不是有点儿别扭,而是非常别扭!

啊?

结合种种迹象,徐尊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并不是杀人犯!这桩杀人案可能另有隐情!

对!

徐尊这才想到,自己虽然没有系统也没有超强武力,但毕竟是刑警出身,是不是可以通过专业知识进行自救呢?

此时,群情激奋的人们已经撸起袖子冲到跟前,眼瞅着就要动手。

徐尊当即把心一横,从床上猛然暴起,一声大吼:

“都给我站住!我看哪个敢动我一下!!?”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大玄第一拽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旷海忘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旷海忘湖并收藏大玄第一拽探最新章节第110章 崇天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