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与白袍将军一战,韩风被白袍将军用手掌击中了后背,身受重伤。???.?`后来,若不是胡开为他挡了一枪,恐怕早已命丧黄泉。

不过,虽然如此,他的内伤也是十分严重,战斗结束之后,他便昏死过去。

虽然他的兄弟们悉心照料,张春锐神父也给他熬过中药,但他的病情始终没有好转,一直处在昏厥状态。

想不到,如今到了停航的第七天,他竟然奇迹般地苏醒了。

当胡开来到他的房间时,韩风已经坐在床榻边,能够与众人交谈了!虽然脸色苍白,形销骨瘦,但是头脑清醒,显然已无大碍。

一见到胡开到来,韩风忙冲他点了点头,万般感慨地说:“兄弟啊,这次我能大难不死,多亏你的救命之恩!”

在场的男游客都看到过胡开奋不顾身救了韩风的那一幕,当下也是对胡开非常敬重。

“咳,跟我还客气个什么劲儿?”胡开笑呵呵地上前来,说道,“跟你说实话吧,我当时只想把你鼓捣开,哪知道竟然替你当了一枪!”

胡开的话,顿时引得众人发笑。

“咦,奇了怪了?”满润杰看着胡开,问,“胡老师,白袍将军那么厉害,我们明明看到你被捅了一枪,怎么你还跟没事儿人一样呢?”

“这个嘛,该着我命大呗?我当时不是穿着瀛洲国的盔甲了吗?那一枪虽然刺透了铠甲,但哥们儿我长得瘦,枪头从我咯吱窝杵到地上了,并没有刺到我!要不然,我就算有十条命,也是活不了!”

编瞎话是胡开的特长,经过他这么一番白话,众人全都相信,那只是他命大点儿正而已。?.?

“不管怎么说,胡老弟,哥哥欠你条命!以后定当报答!”韩风说得格外恳切。

“哎,没完了是吧?”胡开拍了韩风大腿一下,“都是好兄弟,什么你欠我,我欠你的?在瀛洲国里,若不是有你挺我,我不早完蛋了?”

“对,好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韩风大为感动,当场冲胡开说道,“等我恢复了,咱哥儿俩一定喝他个痛快!”

“这话对滴!”胡开道,“你好好养伤,这一船的人,还都等着你来领导呢!”

韩风摆了摆手,那意思是你别恭维我了。待沉了片刻之后,他这才重重地叹了口气,对胡开说道:

“胡老弟,飞机的事,我都听说了!看来,游轮之外,似乎还有着另一股强大的势力,在威胁着咱们啊!”

胡开见韩风说到重点,当即默默地点了点头。?`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韩风的表情变得极为凝重,“经过这次死而复生,使我领悟到了许多东西!

“我觉得,逆境之下,咱们必须得学会改变才行!只有自身变得强大,才能去应付那些未知的敌人,才能从夹缝中求得生存!

“兄弟们,”韩风看了看左右,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希望,咱们能够制定出一套完整的方案,依靠咱们自身的力量,来谋求一条生路,使咱们摆脱现在这种被动的局面!你们看……怎么样?”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疯狂游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旷海忘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旷海忘湖并收藏疯狂游轮最新章节完本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