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或许真的是压抑得久了,对于张适与谢雨霏的婚礼,他们全都表示出了莫大的关注。

因此,第二天上午,在游轮的大甲板上,几乎所有的游客都参加了这场隆重的婚礼庆典,甚至连脑袋上插着铁片的恐怖伊万也来捧场了!

游客中可是有着不少能人,比如一些有着裁缝技术的游客,他们为这对新婚夫妇连夜赶制出了一套精美的礼服出来。经过一番打扮的谢雨霏穿上婚纱之后,别提多么漂亮。张适穿上合身的西装,也是仪表堂堂。

伴娘的角色无疑交给了婷婷,婷婷亦是穿上了一身紫色的长裙,格外引人注目。胡开自然是伴郎的最佳人选,别有一股男人味道的他,同样吸引了不少女士们的青睐。

婚礼伊始,先由张春锐神父带领他俩宣读了结婚誓词,然后双方互换了戒指。俩人戴的戒指可谓不俗,那都是从云母山地宫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戴在手上自然是格外闪耀。

随后,在双方深情一吻之后,盛大的婚礼Party就算开始了。人们品尝着由大厨们精心烹制的美味食物,伴着优美的音乐翩翩起舞。

今天的天气也很给力,风和日丽,清风拂面,让人们好不欢庆,全都尽情地陶醉在了一片喜悦之中。

看来,胡开这个冲喜的主意果然收到了成效,非但有效地缓解了人们的悲伤情绪,还让人们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情与愉快。

“嗯……尊敬的先生!”这时候,从云母山带回来的那位翻译小龙,正端着一杯白葡萄酒,面色微红地向胡开问道,“我是不是看花眼了,你们的人里面,怎么有个人还没有鼻子呢?”

顺着小龙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个没有鼻子的男人正在舞池中穿梭着,既像是寻找舞伴,又像是在搜罗美食。

“嗯……这个嘛!”胡开无奈地撇了撇嘴,说道,“说来话长!”

“什么话长!”婷婷却是毫不隐晦地说道,“那人叫罗大佐,他在瀛洲国里打了当地人,就被人家给割掉了鼻子!”

“哇!瀛洲国?”小龙摇着头,不相信地说,“别开玩笑了!我听说过,瀛洲国在瓜伦卡诺的东汀海之上,是个古老且守旧的国度,去到那里的人,基本没有能出来的呢!你们还敢打当地人?”

“我们要是喜欢开玩笑,你的狼女姐姐也就不会跳船了吧?”婷婷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听到这话,小龙顿时哑了火,再也不敢出声了。

“说到这里,我还很奇怪呢!”婷婷问道,“你又是从哪个国家来的呢?是怎样被卖到云母山的?”

“嗯……”小龙嗫喏地说,“我嘛,祖籍是在……好运城!”

“好运城?”婷婷意外,“哦,怪不得你会说粤语呢!你八成是好运城atown人士吧?”

“不不不!”小龙摇头,说,“我根本不记得好运城的样子!自打我记事起,我就跟随着我的师傅们出海谋生了!我是从一艘巨大的龙船上长大的!我们的船去过不少地方,船上哪国人都有,我跟他们熟了,也就学了一些毛皮!

“后来,当我16岁那年,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疯狂游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旷海忘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旷海忘湖并收藏疯狂游轮最新章节完本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