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姆莱的家属,人还真不少。

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几个媳妇,多少个孩子?

总之,从楼上整整走下来了一大堆人。

这些纳粹家属都是在睡梦中被推到这里的,有很多人甚至来不及穿上衣服,就那样光溜溜地被推到了大厅里。

这些人不明情况,看着明晃晃的枪口,以及怒气冲冲的人们,也是被吓得不轻,浑身哆嗦,低声啜泣。

除了几个小男孩外,其余基本都是女眷,不是希姆莱的夫人、小蜜,就是他的女儿、孙女,反正都是他的至亲所在。

赫然看到自己的亲人被押到了眼前,希姆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苦苦哀求那位王洛克大公。

大公看了看他,往日的仇恨尽显眼前。

忽然,大公抄起一把手枪,砰地朝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开了枪!子弹射中女人的小腹,她哼了一声,登时倒地!

“啊!”

希姆莱发狂地喊叫了起来,狼女则上前一步,一巴掌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只把他打得嘴角溢血。

受伤倒地的女人苦苦挣扎,旁边的家属全都吓得失声惊叫,浑身哆嗦。

王洛克大公并不解气,开枪打了一个老女人,似乎并不能抵消他失去女儿的痛。想到此,他伸手从人群中拉出一个小女孩来!

这个小女孩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不是希姆莱的女儿,就是她的孙女。

小女孩吓懵了,眼泪与鼻涕哗啦啦地往下流,将睡衣全都浸湿。

王洛克将小女孩拉到了希姆莱的面前,同时将手枪慢慢地抵住了她的太阳穴。

“NONONO……”

希姆莱使劲地晃着脑袋,眼泪汹涌地夺眶而出,他高声地哀求着对方,显得很是可怜。

“等一下!”

这时,胡开看到王洛克真的要开枪,立即上前按住了他的胳膊。

“我说,”胡开瞪大眼睛望着他,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说道,“你这算什么?拿一个孩子来报你的仇,算什么能耐?你这样做,跟杀人不眨眼的纳粹又有什么分别?”

“嗯……”

王洛克被胡开按住了胳膊,老人亦是激动得连连颤抖,眼中同样涌出了眼泪。

狼女看到之后,连忙上前揽住了老人,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

随后,王洛克大公强压住起伏的心潮,又开始冲希姆莱说了一大通话,看那样子,他似乎是想要希姆莱答应他的某些要求。

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希姆莱听后是一个劲儿地点头,那意思只要你们不杀我的家眷,想要我怎样都成!

协议达成之后,狼女利索地摆了摆手,众人便押着希姆莱,以及希姆莱的少许家眷,朝帅府的后堂而去。

临走之前,大公还跟他的人一一握了握手,他的那些手下全都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有人甚至流下了激动的热泪。

胡开看明白了,原来这些人并不跟着他们一起走,而是要留在这里,另有安排。看他们的模样,似乎他们接下来将要做的事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疯狂游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旷海忘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旷海忘湖并收藏疯狂游轮最新章节完本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