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叫过后,厅内众人不明所以,鸦雀无声。?.??`

甚至连那牛宗正也是搞不清状况。少顷,一个小太监急匆匆来到台前,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但见牛宗正的脸色变得愈难堪。

小太监走后,牛宗正冲众人说道:

“诸位贵宾,你们刚刚当选为皇帝的那位贵宾,在寝宫,用砚台砸破了我们内侍总管大监的脑袋,触犯了我瀛洲国的法律,已被剥夺了帝位,并且进行了相应的惩处。”

啊?

听到这话,大出众人意料,顿时面面相觑。

“诸位!”牛宗正绷着脸说,“第二条原则,皇帝犯法与庶民同罪。恶意伤人,在我国是严令禁止的!”

“那……”韩风的脸色也是变了,他掂量着问了一句,“那我们的人,会得到什么处罚?”

牛宗正还未回答,但见帘子一挑,早先当了皇帝的罗大佐,已经被几个金甲侍卫搀扶着,走入了大厅。

众人一看,不免骇然色变,但见罗大佐的面部中央,横着缠裹着白色纱布,纱布上鲜血殷殷,很明显受了不轻的外伤。

“他因为恶意伤人,已被廷尉府施了劓刑!”牛宗正摇头叹道。??.??`

劓刑?

什么意思?

有人不解,当即问。胡开亦是大吃一惊,告诉大家,所谓劓刑,就是指割掉了犯人的——鼻子!!!

啊……

众人无不惊骇失色,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牛宗正!”韩风皱眉问了一句,“我想问一句,被打的人,死了么?”

听到问话,牛宗正咨询了一下身边的太监,回道说,没死!

“那么……重伤昏迷了么?”

牛宗正亦是摇头。

“既然这样,那不过是失手伤人而已,你们怎么能随便割掉人的鼻子呢?这惩罚是不是也太重了?”韩风义正言辞,众游客亦是义愤填膺。

然而,牛宗正却是异常平静地回道:“诸位,在我国,伤人本就是重罪。刚才那位贵宾,用砚台砸的可是我们内侍总管大监,国家的肱骨之臣。非但恶意伤人,而且罪加一等!若是真的致人昏迷,那可就不是劓刑这么简单了!”

“你……”

韩风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当下无言以对。??.?`

随着侍卫们的松手,被割掉了鼻子的罗大佐顿时瘫倒在地,不省人事。

“由于他触犯了我国法律,已经被永久地取消了做皇帝的资格。”牛宗正仍是有条不紊地说道,“来吧!下面,我们将要进行新一轮抽签,重新选取新的皇帝登基!”

宗正大人一声令下,早有准备司礼官很快抽出了新的竹签。

经过比对,这次中签的人,竟然正好是韩风的一个莫逆兄弟。此人叫做满润杰,三十多岁,为人深沉稳练,一直是韩风的左膀右臂。

见到自己的兄弟中了签,韩风不免喜见于色,他立刻上前,跟满润杰低声地嘱咐了几句。满润杰连连点头,示意韩风放心。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疯狂游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旷海忘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旷海忘湖并收藏疯狂游轮最新章节完本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