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说不让人出去,人们可是无法淡定了。如果老大妈说的是真的,岂不等于他们已经被软禁在了这里?

可是……众人回忆了这一路走来,却感觉并没有遭到对方的逼迫啊?

似乎是人家一路领着他们来到这里的,而且还好吃好喝好招待,甚至连皇帝都让当了,要说软禁,这似乎有点儿……说不通吧!?

韩风同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连忙询问厅内的太监宫女,想要把牛宗正找出来问个清楚。

这时,已经当过一回皇帝的亮子告诉大家,说这会儿,牛宗正应该在处理新皇帝的登基仪式,暂时来不了。不过,问不到大官,却可以问太监。

这些太监都能听懂他们的话,而且还会写字!

是如此,人们连忙围住一位看管竹签的小太监询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知,那小太监极为胆怯,面对众人,竟是面红耳赤,慌手慌脚。

不管众人说什么,他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

有人急了,上前抓住了他衣服,与其撕扯起来。小太监吓得捂住自己的耳朵,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怎么了?”

正在群情激动之时,那牛宗正已然处理完皇帝登基仪式,回到了大厅。

一见牛宗正,众人这才放开小太监,朝他围拢过来。

不过,牛宗正却是经验丰富,面对众人的围攻,他毫不慌乱,仍旧不慌不忙地询问,各位贵宾,如此激动,所谓何事?

众人赶紧向他询问,不让他们出这个大厅,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这个嘛!大家听错了!听错了!”牛宗正明白之后,连忙冲众人连连摆手,示意大家冷静。等到众人沉静了片刻,这才出言解释道,“误会,误会!不是不能出这个大厅,而是不能出这座——君房殿!!!”

啊?

听到这话,众人全都愣了,一股不祥之感,瞬间在他们心头涌起。

“牛宗正,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韩风瞪着眼睛,“凭什么不让我们出去?”

“哎?贵宾息怒,贵宾息怒!”牛宗正彬彬有礼地说道,“不让大家出君房殿,也是为大家着想啊!?你们都是贵宾,怎么能跟我国的那些贱民,同日而语呢?那不等于自降了身份么?留在这里,锦衣玉食,某些人还能做皇帝,岂不美哉快哉?”

我去……

胡开皱着眉头,他觉得自己以前当导游时,就够会忽悠的,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会忽悠的老祖宗!

明明是软禁,却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不瞒各位贵宾,”牛宗正仍是一板一眼,慢条斯理地说,“我先祖留有遗训,但凡是来到我国的贵宾,定要请进这君房殿里来,锦衣玉食,好生招待!万万不可怠慢,要让诸位宾至如归……可是……遗训里却没有提到,要放贵宾离开啊?”

“这……这都哪儿对哪儿啊?”此时,已经有人蒙圈了,“贵宾个屁啊?不能出去,岂不等于坐牢一样?”

“就是啊!哪有这样招待人的?这不是拿我们寻开心么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疯狂游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旷海忘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旷海忘湖并收藏疯狂游轮最新章节完本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