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双方都无准备,撞得又准又狠。

胡开顿时被撞了一个头蒙眼花,鼻血和眼泪一起流了出来。而那姑娘也是撞得不轻,鼻子通红,血流不止。

然而,比起鼻子流血,姑娘更害怕的当然是身后的那些杀人恶魔。在撞倒胡开之后,她不顾哗哗的鼻血与眼泪,赶紧坐起来用双手去解那个缠在她腿上的东西。

那东西叫做流星索,是用绳索系住许多石球做成的。旋转着飞出之后,一旦击中目标,绳索便会自动将其缠绕。许多南美洲的猎人,就是用这东西来捕捉鸵鸟的。

此刻,绳索牢牢地缠在了姑娘的腿上,她拼了命地去解,却怎么也解不开。

姑娘正急得油煎火燎,从后面的树林里面,却又是嗖嗖嗖地射出了箭来。其中有一箭正好射中了姑娘身边的一个人,那人应声倒在了她的脚下。

“啊……”

姑娘吓得失声惊叫,快要吓疯。

嗖……

嗖……

利箭一支接一支地射了过来,其中有一支正好射向了姑娘的前胸。姑娘不知是有所感应还是怎么的,当即把眼一闭,似是在决然等死。

谁知,就在利箭即将射中目标的一刹那,一个黑色的箱板突然挡在了姑娘身前。

咚……

利箭射在箱板上,即刻被弹飞出去,掉落在地。

“啊!?”

姑娘睁开眼睛,这才蓦地看到,刚才被自己撞倒的那个人,竟然用半拉旅行箱替自己挡掉了一箭。

胡开不由分说,赶紧掏出瑞士军刀,用力地去切缠在姑娘腿上的绳索。军刀不算锋利,但那绳索似乎也不结实,只用了两三秒的工夫,绳索便应声而断。

“走哇!”

姑娘见挣脱了束缚,眼中顿时对胡开露出感激之色。胡开则赶紧扶着她站起身来,继续奔逃。

由于担心后面还会有弓箭射来,他还把箱板挡在了身后。

那姑娘已然知道这箱板能当盾牌使唤,为了不被弓箭射中,她一边跑,一边不住地往胡开怀里钻。

不过,由于他俩人耽搁了好一阵子,此时他们已经处在了大部队的末端位置,乃是一个最为危险的地方。

除了嗖嗖的弓箭,高空中还不断有流星索哗啦啦地飞来。

好在胡开和姑娘的速度不慢,没多久便冲到了某些人的前头。此时,婷婷和侯大爷等人都在前面等着胡开,见胡开无事,几个人也是赶忙转回头,继续跟着人群狂奔。

在被追击的整个过程中,胡开根本连敌人的模样都没看到,更不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少人?

谁知,屋漏偏遭连阴雨,胡开这边正和姑娘一起跑着,本来都已经看到了那座高高的水塔,却蓦地发现,大部队竟然在小溪的尽头处停了下来。

“胡老师,胡老师,不好了!”早先跟胡开一起的小伙子,忽然跑回来冲他焦急喊道,“悬崖!前边是个悬崖!咦,胡老师,你怎么哭了……”

胡开赶紧抹了一把鼻血与眼泪,然后紧跑几步来到跟前。往前一看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疯狂游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旷海忘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旷海忘湖并收藏疯狂游轮最新章节完本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