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上路了。我得救了!

开始的时候,船只是缓缓地轻轻地摇晃着,不一会儿它就急速地颠簸起来,猛烈的海浪击打着船的艏柱和右边的船舷。

“可怜的马西亚!”我握着伙伴的手说。

“没关系,”马西亚说,“你得救了,再说我早估计到会是这样的。我们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我看到风吹着树梢在晃动,就在想,我们又要在海上跳舞了,看,现在就跳开了。”

我再回头眺望陆地,码头上的灯光愈来愈弱,接着一个又一个地消失了。我怀着一种获救的喜悦心情,向英国告别。

“如果风还是这么吹个不停,”船长对我说,“我们今晚会按时抵达伊西尼,这可是一条好帆船,它的名称是‘月食号’。”

整整一天,甚至不止一天的航海对可怜的马西亚来说,太难了!可是晕船却让他很开心。

这一天终于来了。我从甲板到船舱来回走动,消磨时间。有时我和船长聊天,他用手指指西南方向,这时我望见一个高大的柱子样的东西耸立在蓝色的天际。

“那就是巴佛洛尔。”他对我说。

我急急忙忙奔到船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马西亚:我们已经快到法国了。可是从巴佛洛尔到伊西尼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月食号很晚才抵达伊西尼,船长想让我们睡在船上,第二天早上我们才会和他告别,那时候向他道谢才是适当的时机。

“你们想回英国的话,”他重重揍了我们一拳说道,“月食号每天早晨都从这里出发,等候你们到来。”

这个建议真是十分友好慷慨,我们却不想马上接受,因为我们各自有自己的理由。马西亚和我都不想马上再跨越大海到英国去。

我们在法国上岸时,只剩下身上穿的衣服和我们的乐器。马西亚很细心,拿上了我的竖琴;我们还有四十法郎,这已经是一笔可观的财富了。马西亚曾想把这笔钱给鲍博,感谢他帮我逃脱。可是鲍博说,为朋友尽力是不需要付钱的,他一分钱也没有收。

我们到了法国,这是事实。可是现在到哪儿去,该走哪一条路,该朝哪个方面走呢?

“我走哪儿都行,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只是请求一件事。”马西亚说。

“什么?”我问。

“顺着江河或者运河的河道走,因为我有一个想法。”

我还没问马西亚的想法是什么,他接着说下去:

“我想,为了把亚瑟的病治好,米利根夫人还会带着他乘天鹅号在江河或者运河上航行的。只要我们顺着河道走,我们就会有机会碰上天鹅号。”

“谁说天鹅号现在在法国呢?”

“没人说。可是,天鹅号不可能在海上航行,这就可以认为它没有离开法国,我们有机会找到它。我们有这个机会,你难道不想冒个险吗?我可想找到米利根夫人。我想我们绝不应该忽略这一点。”

“还有丽丝,阿莱克西那些人!

“我们找到米利根夫人就会看到他们。我们必须走到一条河或者运河边,看看地图,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