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转回监狱很长时间以后才弄明白我没有被宣判无罪的原因:法官想等到抓到进教堂的那些人确定我是否是同谋后才能决定。

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什么时候能被转到郡监狱?这个监狱在哪里?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会不会比现在呆的这个监狱更糟?

要不站起来走走,要不坐在板凳上,我等待着。

天黑以前我听到吹短号的声音,那种吹法我听得出来,和马西亚的一模一样。这真是个可爱的孩子,他想告诉我他一直想着我,关心着我。声音是从对着窗口的那堵墙头上传过来的。马西亚肯定是在墙那边的街上,我们俩离得很近。真遗憾,眼光不能穿透石块,但是如果目光不能穿透墙壁,声音却可以从墙头传过来。夹杂着号声的还有脚步声和什么别的声音,我知道马西亚和鲍博可能是在那里告诉我他们在那儿。

他们为什么选择那里?是不是因为在那里可以多进一点儿收入?也许是为了告诉我他们在那里?突然我清清楚楚地听到马西亚的声音,他用法语大声说:“明天凌晨见!”接着他又吹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号声。

用不着花很大力气就可以想到,而且明白他的这个叫声不是面对英国观众的,是冲我来的,但是却也很难猜出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于是我又重新向自己提出许多仍旧不可能找到合理答案的问题。

但是有一个事实却是清楚准确的,明天凌晨我必须清醒,坚守在那里,这以前我必须尽量耐心等待。

我一觉睡醒时,夜色仍然浓重,悄无声息,显然离天亮还早呢。

我耳朵贴在墙壁上,眼睛盯着窗口,我觉得我看到的星星都失去了光泽,天空只是一片苍白。

星星愈来愈暗淡了,清晨的寒气,令我发抖。但是我没有离开窗口,站立在那里,听着,看着,却不知道看的是什么,听到了什么。一顶巨大的白帆遮住了天空,地面上的东西开始显现出它们的轮廓,并且愈来愈清晰起来。已经到马西亚告诉我的凌晨时分了。我屏住呼吸倾听,但是只听到我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最后,我似乎觉得有刮擦墙壁的声音,可是由于没有事先听到脚步声,我以为自己搞错了。但是我仔细听,刮擦声仍在继续,突然,我看到墙头冒出一个脑袋,我立即辨认出这不是马西亚,尽管天色很暗,我还是认出了鲍博。

他看到我的脸贴在栏杆上。

“吁!”他轻轻发出这个声音。

我看到一个白色的小团抛入空中一直落到我的脚边。鲍博的头一瞬间就不见了,消失在墙背后,我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我冲向这个白色的小球,这是一个小纸团,包裹在一个铅块上。好像上面印的有字,但是还没有清晰到读出来,我必须等到天亮。

我耐心等待天色放光,直到一缕霞光照到墙壁上;我展开纸团读到:

“你明晚将被转入郡监狱;你和一名警察将乘坐火车,进入一节二等车厢。你坐到上车时你也走的这个门边上。当你们开出四十五分钟时(你要数好时间),火车会减速接头,这时你打开车门,大胆跳下去,往前跳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