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为了急着赶到巴黎,我会长久地和丽丝这样呆在一起。我们互相之间有多少话要说,可是我们使用的语言远远没有把该说的话说完。

当然,在我对她讲的故事里,我的家成为主题部分,还有我们家的财产。我重复着对马西亚说过的话,尤其强调了我是多么希望拿到一笔财产,使我们过上好日子啊,包括她的父亲、兄弟和她本人,尤其是丽丝。

我们不仅在船闸旁边,听着海浪搏击闸门,消磨我们的时光,丽丝、马西亚和我三个人还经常在一起散步,更准确地说是五个人,因为还有卡比先生和布娃娃小姐也和我们在一起。

和维塔里斯几年穿越法国的旅行以及和马西亚这几个月的行走,让我们经过了许多地方,可是我还没有见过像现在我们呆的地方那么新鲜有趣。这里的树丛茂密,草地秀美,周围有岩石和丘陵,有岩洞和水花四溅的瀑布,在狭长的山谷当中,河水蜿蜒曲折,河岸两侧的山坡上种植着葡萄。这里的好风景美极了,我们只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小鸟啾啾齐鸣,风儿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我想说的是,只要是在和丽丝一起呆过的地方,我们一起散步嬉戏的地方,在我的眼前就会呈现出比任何地方都美丽的风光,比任何地方都更迷人的景象。我和丽丝共同欣赏过的地方都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当中,其中充满了欢乐。

空气不大潮湿的时候我们坐在屋前,雾气浓重的时候我们就坐在壁炉旁边,让丽丝最开心的是我为她弹奏竖琴,马西亚拉琴或者吹号。而丽丝更喜欢竖琴,这让我感到自豪。要离开对方去睡觉的时候,丽丝就要我唱那首那波里民歌。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必须与卡特琳娜姑妈和丽丝分手了,我们必须赶路。

我对丽丝说的最后一句话,当然不是说的,而是比千言万语更重要的表白,就是让她明白我有一个多么诚恳的梦想。

“我会坐着一辆四轮马车来接你的。”我对她说。

她竟然那么相信我的话,甚至还用手作出鞭子抽马的动作,她跟我一样,似乎确实亲眼见到了马车。

我已不想劳神费力地干活,用不着买奶牛和洋娃娃了。我又不用给我的父母带钱。

我对马西亚讲了我的道理,把理由分析给他听,他却不以为然。

“该挣钱的时候我们就挣钱,”马西亚说着,还逼我带上竖琴,“谁知道我们是不是能马上找到巴伯兰。”

“如果中午找不到他,下午两点钟就能找到了,摩弗达街不太长。”

“如果他不住在那条街上了呢?”

“我们就到他的住处去找。”

“他要是回夏瓦侬了呢?那就该先给他写信,再等他回信是不是?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怎么生活呢?干吧,就当做我们还要买一头奶牛送给父母亲。”

这是一个周全明智的主意。然而我承认,我再也不会像给巴伯兰妈妈买奶牛、给丽丝买洋娃娃那样,一个苏一个苏地去挣钱了。

“你要是富了准是个懒鬼!”马西亚说。

第二天早晨,我们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