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决定送马西亚去上音乐课。一位音乐大师表示要设法送他去图卢兹,去巴黎读音乐学院。马西亚一直在说:

“要我离开雷米,永远办不到。”

音乐大师找到一本《音乐原理》,在扉页上写道:

“赠送给将成为艺术家的孩子,请记住芒德的理发匠。”。

芒德的理发匠就是这位音乐大师。我们不知道那里是不是还有别的音乐教授,但我们只认识他一个,他叫埃斯比纳苏。我和马西亚从来没有忘记过他。

“你知道吗?”我对马西亚说,“从今以后,生死存亡,我们永远在一起。”

马西亚睁大眼睛,笑眯眯地望着我说:

“以前我就这么想了。”

马西亚原先书读得很少,自从他开始阅读库恩写的《音乐原理》后,竟有出人意料的进步。说句公道话,全靠他的机智和灵活,我们才赚了许多钱。他和我原来的做法不同,他不是在群众围拢来时就马上演奏。在拿起小提琴和短号之前,他总要先把自己的观众研究研究,不用花费多少时间,他就知道该不该表演,或者应该表演什么节目。尤其是在那些孩子们跟前,马西亚总会取得巨大成功。他的琴声一响,那些站着不动的孩子会跳起舞来。当孩子们哭丧着脸不高兴时,马西亚一笑,就会使他们的脸上绽放出笑容。他是怎么搞的?我却一点儿也不知道。事情总是这样,他讨人喜欢,别人也喜欢他。

我们先后在几座温泉城市表演。我们的业绩显赫,除去所有的开销,很快就挣到了六十八法郎,加上包里原有的一百四十六法郎,共有二百十四法郎了。事不宜迟,我们必须朝夏瓦侬进发,因为有人告诉我们,在于塞尔要办一个牲口集市。

直到此时,我们还只是停留在梦想的欢乐中,尽量在想象中把这个梦编织得更为美好,我们的奶牛应该是雪白的,这是马西亚所希望的;它应该是淡紫色的,这是我的愿望,因为我要纪念我们的可怜的露塞特。它必将是温顺的,它每天应该出好几桶牛奶。这是我俩共同的希望。你看,这一切是多么美好而令人着迷呀!

现在要把梦想变成现实时,麻烦开始了。

怎么有把握地去选一头品质优良的奶牛呢?这是个十分棘手的问题,因为我不懂得凭什么特征分辨奶牛的优劣;马西亚和我一样,也是一无所知。

更使我们拿不定主意的是,自从我们脑子里产生买一头奶牛的美好念头以来,我们在客店里听到许多离奇古怪的故事。什么尾巴是粘上去的啦,奶子是气吹的等等。这些倒霉的事可别让我们赶上呀!

马西亚并不担心。对付假尾巴,我们可以用力去拉奶牛尾巴,要是这尾巴是粘上去的,就会被扯下来。对付吹起来的奶子,只要用一根大针刺一下就知道了。

到了于塞尔,如同到了我的家。在那里我们演出了第一出戏,也是在那里,维塔里斯给我买了第一双皮鞋。

兽医可以在买牛的过程中扮演一个得力的角色。如果我们请一位兽医来帮忙,可能要花一大笔钱,这也是值得付出的放心钱!

我们住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