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用了将近三个月才走完一千里的路程,可是当我们到达瓦尔斯附近时,我非常开心。我数了数钱发现,由于我们充分利用时间演出,在我的大皮行囊里,已经有了一百二十八个法郎的积蓄,只差二十二个法郎我就可以给巴伯兰妈妈买奶牛了。

从瓦尔斯返回夏瓦侬时,我们肯定能挣到欠缺的二十二个法郎的。

我们要到的瓦尔斯一百多年前不过是个贫穷的小山村,它的名气在于过去经常是“上帝的孩子”的避难所,这些孩子是被让·卡瓦里耶召唤来的。它的位置由于在山里,成为加尔文派战争时期的重要据点,然而这种状况也构成了这里的贫穷。1750年有一位喜欢寻宝的贵族绅士发现了这里的煤矿。当他开始探寻工作时,众人都在嘲笑他,当挖到一百五十米还没有任何发现时,人们采取了行动对付他,他像疯子一样隐居了起来,他的财产也因此消耗殆尽。他躲在自己挖掘的井下没有出来,在里面吃,在里面睡,他唯一承受不了的是被雇佣来工作的工人们的疑惑。每当他挖一镐头,工人们就耸耸肩膀,但是由于被主人的信念所感染,他们重新拿起镐头,挖到二百米时,人们发现了煤层,大老爷不再是疯子,而变成了天才人物。

如今,瓦尔斯市已经有一万两千居民,它面临着工业发展的巨大希望。

水灾在这里形成剥蚀作用。一到下雨,雨水顺着被剥落的山坡流下,尤如路面的流水。一股股的水在不下雨的天气里也常常流淌下来,碰到大雨时,山谷流下的雨水使那里的小河涨水。只需几分钟就可以发现河水从三米、四米、五米甚至更多地往上涨。

瓦尔斯就横跨在其中的一条第沃那河上,城里有两股水流过,一条经过土耶尔河谷,另一条流经圣—安德奥尔。这里根本算不上一座美丽的城市,很脏,又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们到达瓦尔斯附近是下午两三点钟,阳光灿烂,天空碧蓝。可是走着走着,白天却显得昏暗起来。天地之间弥漫着厚重的烟雾,一直扩散到高大的烟囱那儿就被分开了。我们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都听到巨大的隆隆声,像是大海的咆哮,夹杂着震耳欲聋的敲击声。咆哮声来自鼓风机,敲击声是由杵锤和锻锤发出来的。进入瓦尔斯后,我一路打听土耶尔煤矿的位置,人家让我从第沃那河左岸走,那里有一道峡谷,里面的一条河谷称土耶尔,也就是煤矿的名称。

进入河谷的地方有一片房屋,是煤矿开采工程的办事处,有库房,马厩,商店,办公室,蒸气机的烟囱,周围堆积着煤炭和石块。

我们走近这些房屋。一位精神失常的年轻妇人,飘散着头发,手里牵着一个小孩儿,走到我们跟前,拦住了我。

“你能不能指给我一条空气清新的路?”她说。

我惊异地望着她。

“我向你打听这条路,因为我敢肯定能在那儿碰到马里尤斯。你认识马里尤斯吗?不认识。他是我孩子他爸。他在矿井里被瓦斯烧着那会儿,就逃上了这条路,他现在只在这些凉爽的路上散步,这对他的烧伤有好处。他自己认得路,我可不知道。所以六个多月了,我一直没有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