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进!

世界就在前面,只要我乐意,我可以东南西北朝任何一个方向走。

虽然我还是个孩子,但是我已经可以主宰自己。

唉,处在我这个位置上,确实有太多的令人烦恼的事摆在那里了。

很多孩子会悄悄地说:“如果我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自由自在,自己主宰自己,该多好啊!”他们多么急切地盼望获得自由的这个幸福的日子早日到来呀!

可我却在想:“啊,如果有一个人来给我提些忠告,来教我怎么做该多好啊!”

在那些孩子和我之间有多么大的差距啊!

那些孩子做傻事的话,他们的背后会有人在他们跌倒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或者在他们跌在地上以后把他们搀扶起来。可是我呢,背后没有人。我跌倒的时候,要一摔到底,如果不是伤势严重,还得独自一人支撑着爬起来。

我积累了很多经验以后才明白我有多少次受伤。

尽管我很年轻,我却要痛苦地忍受,尽量小心谨慎,而这些往往是在我这个年龄的孩子无法忍受的。这个优点却是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才形成的。

在我即将登上新的旅途之前,我想去看看这几年成为我父亲的那个人。卡特琳娜姑妈既然没有让我和其他孩子一起去与他吻别,我也要孤身一人去向他告别。

我被引进接待室。这里并不像我想象的有木头的或铁的栅栏把我们分开,花农很快就出来了,他也没有戴手铐脚镣。

“卡特琳娜太太不愿意收留我。”

“她也没办法,我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事事称心如意。孩子们对我说,你想重操旧业,去唱歌,你难道忘记了,你又冻又饿,差点儿死在我们家门口?”

“没有,没有忘记。”

“是呀,那时你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你有师傅带着你。我的孩子,像你这个年纪,单枪匹马四处漂泊,是很危险的。”

“还有卡比呢。”

“不过,卡比毕竟是一条狗,你又怎么谋生呢?”

“我唱歌,卡比演戏。”

卡比把爪子捂到胸口。

花农仍然苦口婆心地劝我另找一份职业。

老爹的话让我心乱如麻,尤其是我自己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说的虽然不尽相同,然而基本上是一回事。

是的,孤身一人四处漂泊的危险,我尝到过味道,也遭受过这种危险的袭击。如果我放弃流浪生涯,就只有一条谋生的途径,照老爹所指点的,去另找一份职业。

“我建议你放弃街头音乐生涯的时候,想到的不是我们,在为别人着想以前,不该只想自己。”

“是的,老爹。如果我因为怕遇到危险放弃先前的生活,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了,那就是没有为你们、没有为丽丝着想。”

“现在,只有一句话要说了,”花农说,“听从上帝安排,我的孩子!”

花农不停地在他的马甲口袋里摸索,突然掏出一只大银表,那上面有一根细细的皮带穿在衣服扣眼上。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