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醒来时,我却睡在一张床上,熊熊的火焰照亮了我躺着的房间。

我不认识这个房间。

“维塔里斯呢?”我问。

“他是问他的父亲。”好像大姐一样的年轻姑娘解释说。

原来我们停留在一个花农家的门口。早晨两点钟,花农开门去市场时,发现我们睡在麦秸堆里,卡比睡在我怀里,我胸口还有一口热气。我像死人一样整整睡了六个小时后,恢复了体力,呼吸也有了力气,才刚刚苏醒过来。

维塔里斯死了!是冻死的。

维塔里斯与世长辞了,可是我并不觉得孤独,我感到他还在我的身边。

“卡比呢?”我问。

“不知道,失踪了吧。”年轻姑娘回答。

花农和孩子们把我一个人留在床上,走了。我不知道应该干些什么,于是下了床。

我的竖琴放在我躺着的那张床脚边。我拿起竖琴,扛在肩上,走进花农和孩子们刚才进去的房间。是离开这里的时候了,要到哪儿去呢?我心里没底,只觉得应该走。再说无论维塔里斯是死是活,我都要再见他一面。我走了。

花农们正坐在桌边喝菜汤。

菜汤的香味沁人心脾。这时我才想起从昨天起我就粒米未进,我摇摇晃晃,差点儿昏过去。

我急需的是食物,而不是火炉。

如果我勇敢一点儿,可以要一盆菜汤!可是维塔里斯没有教过我伸手讨东西,天性没有把我造就成乞丐。

那个被她父亲叫做丽丝的小姑娘,一言不发,她用异样的目光注视着我。她坐在我的对面,她不吃饭,只是凝神望着我。突然她站起来,端起她自己那盆盛得满满的汤,送到我面前。

我的嗓子已经说不出活,只是有气无力地摆摆手,表示感谢。但是她的父亲不让我这样做。

“拿着喝吧,我的孩子,”他说,“丽丝说要给你就一定要给。如果你还想喝,还可以再喝一盆。”

哪有不想喝的!一盆汤转瞬间一扫而光。我放下匙子,丽丝站在我面前目不转睛地望着我轻轻叫了一声,这不是叹息,而是满意的喝彩声。然后,她把空盆子递给她父亲,让他盛满后,又把盆子端给我。她面带微笑,笑得那么甜蜜,那么令人欣慰。虽然我饿得要命,却一时间愣在那里,没有去接汤盆。

跟第一次一样,汤两三口就被我喝光了。

“好样的,我的孩子,”花农说,“你真是个小饭桶。”

“你从哪儿来?”花农又问我。

“我师傅把我从奶妈丈夫的身边买来的。你们待我太好了,我衷心感谢你们。如果你们喜欢,我星期天再来;要是你们感兴趣,我可以弹奏竖琴,你们跳舞。”

我边说边朝大门走去,可是我刚刚迈出几步,丽丝就追了上来,抓住我的手,微笑着指着我的竖琴。我猜得不错。

“你想让我弹琴?”

她点点头,高兴地鼓起掌来。

“好极了,”她父亲说,“给我女儿弹个曲子吧!”

我拿起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