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到大街上,人来人往,维塔里斯闷头走路,一言不发。很快我们就走上了一条寂静的小街。他坐在一个石桩上,不停地用手拍打前额,显出一副他无可奈何的样子。

天色已经很晚了,白天不显得那么咄咄逼人的寒气,此时又变得严酷起来,北风呼啸,寒夜难熬。

维塔里斯一直坐在那里,卡比和我一动不动地站在他面前等待他的决定,最后,他站了起来。

“我们去哪儿?”

“去让蒂里吧,去找找我以前睡过的那个采石场。你累吗?”

“我在加罗福里那儿休息过了。”

“糟糕的是我没有休息,我不能休息。总之我们得走。前进,我的孩子们!”

穿过大街小巷,我们不停地走啊走,偶而碰到几个行人,都吃惊地看着我们。

维塔里斯仍旧是闷声不响,他弯着身子走着,尽管寒气逼人,他捏着我的手却发烫,我觉得他在发抖。有时他停下来在我的肩膀靠一会,我也感到他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在往常我不敢多问,但是这一次,我违反了常规,而且我需要告诉他我爱他,至少我愿意为他做些事情。

“您生病了!”我停下来对他说。

“怕是,不管怎么样,我很累,连续几天走路,在我这个年纪,太漫长了。今晚的寒冷特别刺激我这把老骨头。真该有一间严严实实的屋子,火生得旺旺的,有一张舒适的床和一盆热汤。可是这一切都是梦想啊,前进,孩子们!”

尽管夜色阴沉,几乎隔几步就有交叉的小路,维塔里斯仍旧知道去向,非常有把握地走在路上,所以我紧紧跟着他,一点儿不担心会迷路,唯一感到不安的是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走到采石场。

突然他停了下来。

“你看到一片小树林吗?”他说。

“什么也没看见。”

“你没看到一团黑色的东西吗?”

我们的周围一片空阔,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寒风呼啸,不时吹过看不见的满地荆棘。

“啊,我要是像你能看清就好了,”维塔里斯说,“可我的眼前模模糊糊的,你看那边!”

他直指前方,我什么也没有回答,我不敢说什么也没看见。

“是不是恐惧迷住了你的双眼,”维塔里斯说。

“我保证没有看到树林。”

“没有大路吗?”

“什么也看不见。”

“难道我们迷路了吗?”

我无从回答,我既不知道我们在哪里,也不知道去哪里。

“再走五分钟,如果看不到树,我们再返回来,我可能走错了。”

现在当我知道走错了路,就再也没有力气了。维塔里斯抓住我的手臂。

“走吧!”

“我走不动了。”

“你以为我能背你吗?如果我还挺得住,是因为有一种思想支撑着我:我们再坐下来就再也起不来,死在这寒冬里了。走!”

我紧跟着他。

“路上看得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