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四周的一切都是阴森可怕的,可我还是睁大眼睛观察周围的环境,几乎忘记了自己的严酷处境。

在一座房屋的拐角处,我看到卢辛街的牌子。

“加罗福里在家吗?”维塔里斯问一个男人。他正在往墙上挂烂布片,墙上亮着一盏灯。

“不知道,您自己上去看吧。您走到楼梯尽头,正对着的门就是。”

“加罗福里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戏班主,他住在这儿。”维塔里斯边上楼,边对我说。

主人不在家,一个长着巨大脑壳的孩子接待了我们,他叫马西亚。他说,主人两个小时后肯定回来。

“你肯定他两小时以后会回来吗?”

“肯定,先生。那是吃晚饭的时候,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给我们开饭。”

“那好,如果他提前回来了,你对他说,维塔里斯两小时后回来找他。”

我想跟主人去,他却拦住了我。

“留在这儿,”他对我说,“我就回来。”

我做出害怕的表情,他又说:

“我保证会回来的。”

我的主人沉重的脚步声已经听不见了,那个刚才俯在门上倾听的孩子,现在转过身来。

“您是我们家乡的人吗?”他用意大利语问。

自从我和维塔利斯一起生活以来,我学了一些意大利语,差不多能听懂他用意大利语说话。但是我说得不够好,谈不上运用自如。

“不是。”我用法语回答。

“唉!”他伤心地说,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我,“真倒霉,我真希望您是我们国家的人。”

“您更喜欢法国人而不是意大利人吗?”

“不是,我不是从我的角度说是法国人就更好,因为如果您是意大利人,您来这儿大概是替加罗福里先生干活的。我不会对来给这个戏班主人干活的人说好的。”

我知道我不该冒冒失失提出有关加罗福里的问题,但是可以对那只锅子提个问题吧?

“那只锅怎么扣着锁?”

“为了不让我煮一小杯粥喝。我负责煮汤,可他并不信任我。”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您还笑,”他悲伤地说,“因为您觉得我很馋。你要是处在我的位置上,也会这样的。不是因为我馋,我真的很饿。从锅盖管子里散发出的味道让我饿得难以忍受。”

“加罗福里班主让你们挨饿吗?”

“如果您来这儿替他干活儿,您就知道您饿不死,却只是很难受。因为这简直是一种惩罚。”

小马西亚继续讲述他的故事:

“我在离开家时,只有一个人跟着加罗福里,一个星期以后,我们有了十二个人,于是我们踏上去法国的路程。唉,路程如此遥远,对我的同伴们来说也感到十分悲伤。最后我们到了巴黎。那时候只有十一个人了,因为有一个留在了第戎的医院。在巴黎,有人在我们当中进行了选择,强壮一些的被安置在砌炉子工或者烟囱工头那儿,不太强壮的在街上卖艺,唱歌或者演奏手摇弦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