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在离巴黎很远的地方。

我们必须夜以继日地在白雪覆盖的道路上,顶着迎面袭来的北风前进。

多么凄凉遥远的旅程啊!维塔里斯走在前头,我紧随其后,卡比尾随着我。

我们就这样走成了一列不长的队伍。几个小时闷声不响,脸被风吹得发青,湿漉漉的鞋子,腹中空空。一路碰到行人都停下来看我们。

他们的脑子里肯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这个高大的老汉要把这个男孩和一只小狗带到哪里去啊?

沉默让我感到特别难受。我要说话,需要安慰。可是当我和维塔里斯说话时,他只回答我几个字,而且连头都不回。

幸亏卡比不会掩饰什么,我边走边常常觉得它湿润和温暖的舌头放在我的手上,卡比在舔我,对我说:

“你知道的,我在你的身边,我卡比是你的朋友。”

于是我不停地温柔地抚摸它。

就像我感受到它对我的爱一样,它对我的抚爱也特别高兴。我们气息相通,我们相互热爱。

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支持,我敢肯定,对卡比来说,也是一样。狗的心并不比一个孩子的心冷漠。

这种抚爱对卡比安慰很大,如果习惯的作用力不大,会使它忘记那些伙伴的。这时候,它突然停在路边,观察走来的队伍,就像它这会儿是个小组长,应该反反复复多检查两遍。但是这不过只是几秒种的时间,记忆使它清醒过来,它突然想起来为什么这只队伍来不了了。它迅速跑到我们前面,望着维塔里斯,向他证明它并没有错:如果道尔斯和泽比诺没有来,因为它们再也来不了了。它用自己的眼神流露出的神态,语言和智慧表明了这一切,看到这一切,我们的心里难过极了。

我们在高低不平、一路打滑的路上径直前行,除了在马厩羊圈过夜睡一觉,我们没怎么休息。晚餐吃了一片薄薄的面包,连夜宵也代替了。如果我们运气好被打发到羊圈里,真是开心极了,羊群热烘烘的体温使我们免遭严寒。这正是母羊喂小羊羔的季节,有时牧羊人还会让我们喝几口母羊的奶。我们并没有明说饿得饥肠辘辘,可是维塔里斯用他惯有的巧妙会暗示说“小孩子都喜欢喝羊奶,因为在他小时候,就有喝羊奶的习惯,所以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乡。”这种神话般的故事不见得总是引人入胜。但是在美好的晚上却是那么中听。没错,我很喜欢喝羊奶,每次喝完羊奶的第二天,我觉得精神抖擞,倍加有力。

走了一里又一里,走完一程又一程。我们终于接近巴黎了。即使沿途的界碑没有告诉我,我还是看得出交通变得繁忙了,沿途的雪也比尚巴涅平原上的积雪脏得多。

我仔细寻找我期望见到的金树,却发现一路上遇到的人都不屑望我们一眼,他们也许是太忙,或者对我们这副穷酸相已经司空见惯了。

这令人惴惴不安。

凭我们穷困潦倒的样子,我们能在巴黎干些什么呢?

“我们的生活变啦,”维塔里斯好像是在继续一场很久的谈话,对我说,“再过四个小时我们就到巴黎了。”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