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无论是日晒雨淋、风尘满面还是道路泥泞,我都得忍受竖琴背带勒着肩膀的疼痛,一步一步地跟在维塔里斯身后,重新开始在漫漫长途上浪迹天涯了。

凡经过河流,我就探寻“天鹅号”的踪影。但是,直到位于索恩河和中央运河交界处的沙隆市,我都没有见到“天鹅号”的影子。既然如此,我就彻底放弃了幻想。

真是雪上加霜,在我绝望无奈的时候,气候也变得恶劣极了,季节提前,冬季日渐逼近。

北风扑面而来很不好受,我们却一点也没有怨言,无论怎么样,寒风刺骨总比潮湿要强。几个星期以来,我们都快潮得发霉了。更糟糕的是,风变得不那么干燥了。天空布满乌云,完全遮住了太阳,一切都预示着我们将面临一场暴风雪。

“快睡觉吧,”我们在一家客栈安顿下来后,维塔里斯对我说,“我们明天一大早还要赶路呢,我担心遇上风雪袭击。”

维塔里斯并没有立即躺下,他在厨房炉灶的角落给心里美暖身子。心里美白天受了寒,现在浑身不停地哆嗦,尽管我们已经小心翼翼地把它包裹在毯子里了,还是没有用。

维塔里斯希望在下雪之前赶到特鲁瓦,因此尽管第二天一早寒风刺骨,我们还是动身了。

维塔里斯把心里美紧紧地包在衣服里,用体温给它取暖。小狗们由于天气干燥,欢蹦乱跳,跑在我们前面。维塔里斯在第戎给我买了一块羊皮,羊毛朝里,我的身体裹在里面;迎面吹来的北风,把羊皮紧贴在我的身上。

北风不停地吹来,开始有了转西的势头。从地平线吹来一片深褐色的云团,沉甸甸的,似乎低得压在了树梢上。

没过多久,如蝴蝶般飞舞的雪片,在我们眼前纷纷落下。它们上上下下地旋转,似乎并没有落在地上。

顷刻间,大雪覆盖了大路,掩盖了大路上的障碍物:石子堆,低洼处的枯草,路沟边的灌木丛。狂风翻卷着大雪,雪落到地面,遇到障碍立即堆积起来。

狗已经不在我们的前面跑了。它们紧跟着我们,哀求我们找一个避雪之处,但是我们却无能为力。

我们必须前进,不能丧失勇气,我们的双脚愈陷愈深,已经快没到大腿,帽子上的积雪也愈来愈沉了。

突然,我看到维塔里斯向左边指了指,好像要引起我的注意。我望过去,隐隐约约地看到在林中空地上有一间窝棚,上面铺满积雪。

这个栖身之处真顶得上一间屋子。

小狗比我们性急而且敏捷,首先冲进窝棚,它们愉快地叫着,在干燥土地上的尘土里打滚。

对我们来说,最有价值的是窝棚角落里摆放着的几块砖,它们好像是垒砌好的一个炉子。

生火,我们可以生火啦!

光有炉子是不能生火的,还要有柴禾。在像我们这样的屋子里,找到几根树枝是很容易的。

我趴在地上吹火,几条狗围坐在火炉周围,端坐在地上,伸着脖子,把它们湿淋淋的冻僵的肚子亮出来,靠近熊熊的火焰。

心里美也一下子掀开主人的上衣,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