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的母亲是英国人,人称米利根夫人。她丧夫寡居,我以为亚瑟是他唯一的儿子。但是我很快了解到,她还有一个长子,而这个儿子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没有一个人能找到他的行踪。恰恰在那个时候,米利根先生去世了,而病情严重的米利根夫人,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顾不得去管,因此她一无所知。等她从奄奄一息中苏醒过来时,丈夫死了,儿子也不知去向。詹姆斯·米利根,她的小叔子负责寻找这个孩子。但是,选择小叔子负责调查似乎有些反常,因为他与嫂子之间有利害冲突。事实上,只有在哥哥没有孩子的情况下,他才能成为哥哥遗产的继承人。

然而,詹姆斯·米利根先生无法继承哥哥的遗产,因为米利根夫人在丈夫去世七个月后,又产下一子,这就是小亚瑟。

亚瑟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医生都说他活不了多久,随时可能夭折。这孩子一死,詹姆斯·米利根先生就可以继承哥哥的爵位和财产了。

侄子的出世使詹姆斯的希望搁浅了,但是他并没有绝望,他只有等待。

他企盼着。

医生的预言并没有兑现。尽管亚瑟疾病缠身,却没像当年所讲的那样病故。母亲的细心照料使他的生命延续至今。感谢上帝,奇迹常常是这么出现的。

最近,又发现亚瑟的髋部生了一种可怕的病——髋关节结核。医生建议用矿泉水治疗,但是无效。于是,医生又叮嘱换一种方式,那就是让病人平躺着,不准下地。

因此,米利根夫人请人在波尔多造了一条船,就是我现在登上的这一条。她不想让儿子关在房间里,否则会因为憋闷或是缺乏新鲜空气而死去。既然亚瑟不会走动,那么他住的房子是可以载着他四处活动的。

这艘船被改造成一座漂浮的活动房屋,里面有卧室、厨房、客厅和游廊。季节变化无常,亚瑟从早到晚不是呆在客厅,就是由母亲陪伴着呆在游廊;只要一睁开眼,沿岸风光就会一幕幕展现在他的面前。

我们乘坐的这条船是天鹅号游船,上船那天,我仅仅熟视了我住的房间。这个大约两米长一米宽的小房间小巧玲珑,是孩子梦想中最可爱而令人着迷的房间。

乘船旅行真是趣味无穷!马拉着纤绳在岸上奔跑,我们轻轻地在水上滑行,一点儿都不觉得摇晃。郁郁葱葱的河岸从我们身后退去,只听到水花碰击船舱的声音和马脖子上的铃铛声。

“您睡得好吗?”亚瑟问我,“比睡在野外强吧?”

我走过去,尽量彬彬有礼地跟亚瑟母子说话。

“狗呢?”亚瑟问。

我把狗和心里美都叫了过来。它们都跑过来摇头摆尾地打招呼,心里美还扮起鬼脸,像准备演出似的,可是今天早晨并没有演出。

米利根夫人把儿子安排坐在阴凉处,自己坐在他身边。

“请您把狗和猴子带开好吗?”夫人对我说道,“我们要开始学习了。”

我照她的吩咐把动物们带走,来到船头。

这个可怜的病孩子适合学什么呢?

我看他母亲让他背诵一篇课文,她自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