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在图卢兹呆一些日子。在大马路上演出,很受欢迎,但是这儿的警察却硬要我们离开。维塔里斯先是因为警察硬要狗套嘴套,跟他们发生了争执;后来又为了保护我,他被送进了警察局,还被法庭宣判交罚金一百法郎,监禁两个月。

我伤心极了,眼圈都哭红了,回到旅店时,看到老板站在院子门口盯着我。

我正要进门去找我的几条狗,老板拦住了我。

“咳,你师傅呢?”他问我。

“被判刑了。”

“判多久?”

“两个月监禁。”

“罚款多少?”

“一百法郎。”

“两个月监禁,罚款一百法郎。”他唠叨了三四遍。

我继续往里走,他又把我拦住了。

“这两个月你干什么?”

“不知道,先生。”

“啊,不知道。我想你有钱养活你自己和你的牲畜吧?”

“没钱,先生。”

“那么你指望我宽容你住下去?”

“啊,不不!先生,我任何人都不指望。”

实实在在是这样,我不指望任何人。

“那好,我的孩子,”老板说,“你说得不错,你师傅已经欠了我不少钱,我不能再借钱给你了,而且我还不知道两个月后,我的钱收不收得回来。你必须离开这里。”

“离开这儿!可是您让我到哪里去呢,先生?”

“这不关我的事,我可不是你父亲,也不是你师傅,我凭什么要留你呢?”

我怔住了,说什么好呢?这个人说得有理,他为什么要留我在店里呢?我只能是他的麻烦,是他的累赘。

“走吧,孩子。带上你的几条狗和那只猴子,走吧。当然,你要把你师傅的包留下,他出狱以后会来找的,那时候我们再结账。”

“要是我师傅给我写信呢?”

“我替你保存着。”

“可是我没法给他回信呀?”

“好了,你真够让人头疼的。我已经说过让你离开这儿,从这里出去。愈快愈好!我给你五分钟离开这里。如果我一会儿回到院子还看到你的话,有你好瞧的。”

我感到再坚持已经无济于事,正如店主人说的,“必须离开这里了。”

我走进牲口棚,解开小狗和心里美,扣好挎包,把竖琴的系带挎在肩上,走出了客店。

店主人倚在门上看着我。

“如果有信来,”他朝我嚷道,“我会替你保管的。”

我匆匆赶出城,因为我的小狗都没有戴嘴套。要是碰上一个警察,我怎么跟他说?说我没钱给它们买吗?这是实话,因为全部算下来,我口袋里也只有十一个苏,买这些东西根本不够。他难道不来抓我吗?师傅已经进了监牢,我再进去,小狗们和心里美怎么办?我已经成为这个班子的班主,我,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成为了一家之长,我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

我们急急忙忙赶路。小狗们抬头望着我,看那副神情,不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