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过天晴,幸亏昨夜刮了一阵大风,路几乎吹干了,很少见到泥泞。在沿路的灌木丛中,百鸟在欢乐地啾啾齐鸣。小狗围着我们欢蹦乱跳。卡比有时立起身子,朝我叫上两三声,我完全能理解它的意思:

“勇敢些,加把劲儿!”

卡比是条绝顶聪明的狗,它能明了一切,而且总让别人懂得它的意思。我常常听人家说,它就差不会说话了。我可不这么想。光凭它的一条尾巴,就足以表达它的思维和口才,这在许多人的语言和眼神里,都未必表现得出来。无论如何,在它与我之间语言纯属多余。从第一天见面起,我们就立即沟通了。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住的村子,所以看到城市,感到很新奇。可是我必须承认,于塞尔并没有什么令我着迷的地方。那些带有小塔尖的古老房屋,也许会使考古学家感到兴奋,而我却无动于衷。

说真话,我要在这些房屋之间寻找的并不是美丽的景致,而是一个鞋铺。

我的皮鞋,维塔里斯答应给我买的皮鞋,现在是我穿在脚上的时候了。

于塞尔给我留下的唯一印象是一家位于市场附近的商店,它被烟熏得发黑,昏暗而没有光亮。

我们必须走下三层台阶才进入一个大厅。从商店盖上屋顶后,这里肯定从来没有阳光照进来过。

像鞋子这类漂亮的东西,怎么会在这么可怕的地方出售呢?

然而,维塔里斯到这个商店来却心中有数,我很快就欣喜地穿上了一双钉上鞋钉的皮鞋。它比我原来的木屐要重十倍。

我的主人慷慨解囊,他不仅为我买了鞋子,还给我买了一件蓝丝绒上衣、一条毛料裤子和一顶毡帽。总之,他对我的许诺都实现了。

过去我只穿粗布衣,现在却穿上了丝绒上衣和皮鞋;而过去我总是光着头,现在也戴上了帽子。维塔里斯无疑是世界上最仁慈、大方和最富有的人。

其实丝绒衣服已经皱巴巴的,毛料裤子也磨损了;帽子经过日晒雨淋,又积满了灰尘,已经辨别不出它本来的颜色。但是我已经被这些五光十色的衣物弄得眼花缭乱,对那些在绚丽多彩掩盖下的小毛病,我丝毫没有介意。

我急不可待,恨不得马上穿上这些漂亮衣服。可是维塔里斯没有把衣服给我,而是把它们修改了一番,这使我又惊讶又伤心。

回到旅馆以后,他从口袋里拿出剪刀,在裤子的膝盖部位各剪下一刀。

我目光惊愕,他解释说:

“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让你跟别人一样。我们在法国,所以我让你扮成意大利人。如果我们到了意大利,这完全可能,我就让你照法国人的样子穿戴了。”

就这样,早晨我还是个法国人,到天黑之前,我却成了意大利人。

我的长裤现在只到膝盖那么长。维塔里斯用几根红细绳子交叉地绑在我的小腿上,把长筒袜扎紧。他还在我的毡帽上缠了几根带子,并且扎了几朵绒花作点缀。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评价我这副打扮,但是不瞒你说,我自认为棒极了,大约确实无可挑剔,因为我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