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掉四十法郎买孩子的人,并不一定是想吃新鲜人肉的食人妖魔。

维塔里斯并不想吃掉我,这在人贩子中真是罕见的例外。他并不是一个坏人,我很快就有了证据。

在间隔卢瓦尔河盆地和多尔多涅河盆地的山脊上,他抓着我的手腕,不久,我们就开始从南坡下山了。

走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他松开了我的手。

“现在,”他说,“乖乖跟着我,可是别忘了,你要逃跑的话,卡比和泽比诺马上会追上你。它们的牙齿很尖利啊。”

逃跑,我现在觉得简直不可能,所以做这种尝试完全没有意义。

我叹了一口气。

“你的心气很大,”维塔里斯接着说,“我清楚这一点,你不用后悔。只要尽量想想我领你出来不是让你遭难的就行了。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很可能进孤儿院,抚养你的人不会是你的父母。你的妈妈像你所说的对你很好,你很爱她,你离开她很伤心,这不错。可是你想想,她有丈夫在,不可能把你留在身边。这个丈夫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他没有生计,是个残废,再也不能干活了,他料到不能为了养你让自己饿死。我的孩子,现在你要明白,生活往往是一场战斗,不可能随心所欲。”

大概这确实是明智的说法,至少是经验之谈。但此时此刻,有一个事实的喊声要比话语的声音响,那就是分离。

我再也见不到养育我、抚慰我的爱我的妈妈了。

这个想法让我硬咽,令我窒息。

然而我走在维塔里斯身边,不断反反复复念叨着他刚才说的话。

大概这都是真的。巴伯兰不是我的父亲,没有理由非要他为我吃苦。他曾经很乐意收留我,如果现在他把我赶出来了,是因为他再也不能收养我了。不但从今天开始我应该在思念他时怀念他,早在他家的岁岁月月里,我就该这么做了。

“想想我对你说的话吧,小家伙,”维塔里斯时不时地念叨着,“你和我在一起不会太难过的。”

无论如何,这个长着大白胡子的高大英俊的老者不像我开初以为的那样很可怕。就算他是我的主人,可能也不是一个凶残的主人。

这是我第一次不停地走呀走,没有一点儿休息。

我的主人大步流星节奏整齐地往前走,让心里美呆在他的肩头或者挎包上,小狗们寸步不离,踩着小碎步在他周围小跑。

维塔里斯时不时跟它们说上两句亲切的话,一会儿用法语,一会儿用我听不懂的一种语言。

无论是他还是小动物们好像都没想过疲劳。我可全然和他们不一样。我累极了。身体疲惫不堪,加上脑子如同乱麻,很快让我感到精疲力竭了。

我拖着两腿,勉强跟在主人身后,可是我不敢要求停下来。

“你这双木鞋让你太费劲,”他对我说,“到于塞尔我给你买鞋。”

这句话让我增添了勇气。

说真的,我多么热切地向往有一双皮鞋啊。村长的儿子,客栈老板的儿子都穿皮鞋。所以每到礼拜天去做弥撒时,他们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